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行·镜》专栏】莫奈特展与中国大写意

作者:王瑞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22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上海,K11,莫奈特展,人潮沸涌。

    40幅莫奈真迹、莫奈生前所用的3件物品以及12幅其他印象派大师作品琳琅满目,印象的色彩、变形的风景、破碎的幻觉,小小的展厅里洋溢着令人窒息的巨大的美。

  “这幅巨大的作品,其不寻常的画幅,足以与橘园的《大装饰》媲美,莫奈当时正全心投入后者的创作。此作的色彩令人想起睡莲系列,但其实二作完全不同。此作的蓝色是天空的蓝,并非水面的蓝。1903年,莫奈种下了能够沿着拱形花架攀爬的紫藤花,他们覆盖住亲水花园中的日本桥……由于描绘的景物不多,画作留给天空很大一块面积,产生了一种平静的冥思,这无疑是一种被日本化了的面貌。长而窄的画幅让我们联想到朝着横向摊开的东方卷轴……”

点击浏览下一页
  
《紫藤》克劳德·莫奈

    语音讲解器里这样介绍这张三米长一米宽的巨幅《紫藤》。日本化不日本化暂且不议,笔者观看这幅画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不是中国的大写意吗?还是成就最高的大写意花鸟!

    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被官方沙龙拒之门外的印象派们不断举办旨在反对古典学派的展览。在艺术理论上,印象派受到光学发展的启发,强调对光的捕捉和表现,依据人眼对物体瞬间的直感作画,重点表现光照下事物色彩的变幻,并且试图用点来取代传统的线面。

    印象派用新的视角和理论,反对学院派的因循守旧,主张艺术上的革新,使西方后来产生的各种绘画得以从画家和题材之间的既定束缚关系中解放出来,进而追求更深层次的情感和精神表现。而中国写意画经过唐宋的酝酿,在明清时代达到高峰。中国画家通过酣畅淋漓的笔墨,把水墨大写意推向了能够强烈抒写内心情感的至高境界。

    印象派看似随意实则准确地抓住客体光色和形体精髓的手法,以及注重内心澎湃感情的抒发,造成的艺术效果却和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不谋而合。诚然,印象派渴望记录自然瞬间给人的印象,特别是飞逝变幻的光色印象,这种出发点与讲究意象造型,注重笔墨神韵,舍弃客体本色的中国写意画有本质的区别,但两者均追求自然给人的主观感受,忽视流变的外形,这种简约疏放、直抒胸臆的审美精神是共通的。

  中国写意,尤其是大写意,最高的追求就是用极度简单洗练的艺术语言,表达最丰富而深刻的意境。而印象派用笔上的凝练、造型上的夸张、表达上的诗性与中国的大写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点击浏览下一页
  
《挪威的科尔索斯峰》克劳德·莫奈

    同时展出的另外一幅《挪威的科尔索斯峰》,画的是金字塔造型的“山水”,乍一看,“线条”、“留白”、“皴擦点染”,简直就是中国的青绿山水。莫奈主张以“视觉视相”为核心,中国山水画则以“视觉心相”为灵魂,但两者共同追求主观与客观的高度统一。

    这是巧合亦是必然。

    众人还在驻足在巨幅的《紫藤》下,议论纷纷。我想,也许莫奈以及印象派并没有直接接触中国大写意,但莫奈对日本文化的精研势必让他间接受到中国写意精神的影响。正如这幅画里大块留白的蓝色天空,闪耀的是无限流动的空灵意蕴。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莫奈特展,中国大写意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