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华夏思想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 国际资讯 >> 浏览文章

“走马为谁雄”——袁辉印象

作者:艺术镜报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袁辉,1955年生于河北保定市。1978年毕业于东北大学,后毕业于北京画院研修生班及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课程班。中国美协蒋兆和艺术研究员,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政协委员,河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保定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点击浏览下一页
《艺术镜报》第119期

 

幼循家风,得艺术熏染,笔耕不辍,后求学于北京画院及中央美学院,并爱教于王明有、韩国榛、马振声等先生及同乡大家黄胄先生,于技、于理、于心颇有所得。历经几十年寒暑,拓心路笔途,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大型展览并获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两次个展及多次联展,作品被如中南海等重要机构和个人收藏并被如《美术》杂志等多家国家级报刊进行宣传报道,出版有个人画集和著作多种,被《美术市场》评为最有收藏潜力的十大画家之一。多年来,引起书画界、收藏界及评论界广泛关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卓歇图 2014年

 

漫天风雪中,一骑破空骤至,犹蹴踏盘旋,咆哮嘶风,不可抑止。闪亮的臀肌上似有汗珠雪水在闪烁。马背上,白袍银铠的骁勇之将手执凝冻不翻的旌旗,腰悬弯弓劲羽,正瞬间回眸望向画外无限广阔的天地。是在召唤后续的精骑虎贲?还是稍作勾留,积蓄精力,旋即跃马向进犯之敌作致命一击?画面上这位年轻战将眉目儒雅而又透着一股刚烈之气,令观者不由遥想起卫青、霍去病、赵云、马超这些历史上早已逝去的英雄。这还只是象内之旨,观者由此还可品味出更多的象外之意。

 

“形象大于思维”, 此其谓与?

 

让我认识乃至认可袁辉胸次画艺的,正是始于这幅《西风烈》。此画立意高古,构图奇峭,回眸战将的形象在类似题材作品中似未曾见,是独创的“这一个”,印象深刻。袁辉还有一批同样充满英雄主义情怀的历史人物画,如“平生豪气安在,走马为谁雄”“大风歌”“怒发冲冠”“英雄”等等。这些取材于历史的画作气象阔大,雄风鼓荡,个中人物似有所属,又无定指,当是画者心中的英雄意象。踔厉风发的形象,挥洒恣肆的笔墨,在纸上倾泻下来,看得出,袁辉是有情不得已,非一吐为快不可的英雄情愫在胸中郁结多年了。在中国当代以历史人物为题材的画家之中,少有如袁辉这样毫不遮掩正正堂堂,以“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豪情高奏英雄交响曲的画者,这胆识,这情怀就甚是了得。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这话说得好沉痛,但的确如此。哪怕是和平崛起,也不能稍失雄魂。一片浅吟低唱、舌间指上美味留香之时,尤需有振聋发聩之作砥砺人心。这不仅是作画,更是做人;不仅事关个人创作,更关乎民气民风。我想,在这一点上,他与众多“位卑不敢忘忧国”之士的心是相通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苍山如海 2007年

 

袁辉这种历史认知和审美情怀也灌注在其他题材的人物画中,如“嘎达梅林”。即便是唐人仕女画,如“马球图”等,也洋溢着昂扬向上的生命激情。

 

难得的是,袁辉的审美之域绝非止于此。他还创作了一批多为条屏或长卷的历史人物画,那管召唤金戈铁马、历史风云的毛锥,此时含情宛转,美人高士如清风徐来翩然而至。他画这类题材已驾轻就熟,美人秀雅脱俗,或倚,或立或坐,或执扇,或伴鹤或吹箫,神韵生动,眉目宛然。无以往仕女画人物的清愁幽怨,却多了份邻家女孩的清纯甜美。古之高士则清奇俊逸,或雅集于林泉之下,或徜徉于小桥流水之间,一派雅人深致之像。这些画少雕琢之痕,无牵强之意,下笔轻松放达,线条纯熟流畅,直出画家心臆。

 

点击浏览下一页
春风 2009年

当然,一个胸怀英雄情结,注重用世的画家,袁辉不仅仰望历史的天空,同样关注于现实的大地。不仅寄情于宽袍大袖的古人,也用相当大的精力描画当代生活图景。“心安即是归处”“欢舞”“沙韵驼影”“祈盼”“在那遥远的地方”“雪域情”“我的家我的天堂”等创作和人物写生之作,色墨绵密,造型准确生动,生活气息浓郁。足证袁辉是一位题材多样、功夫扎实、审美取向广泛、“不薄古人爱今人”的画家。做到这些,与他对人物和马的深入理解和形神把握分不开,看看他那些画马之作,如“逐风”“唐人诗意图”系列、“悠”“憩”等,无疑是当今一位画马好手。

 

作为学院派画家,袁辉相信功力、实力,他摒弃了那些花样翻新的“制作技巧”,只专注于手中这管笔,传统、现代元素、形象、意境、气场,全凭笔墨娓娓道来。这无疑是给自己出难题,却也推进了自己对中国画精髓把控的深度。

 

袁辉讲究章法布局,尤其是那些大主题的画,大开大合中有生动的细节和流畅的气韵,而人物造型颇具匠心创意。这就已超出笔墨层面,达乎画外胸襟和文化素养了。生于这个可尽显风流的时代,又值年富力强,相信一路稳扎稳打的袁辉在画艺上必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大惊喜。


 

Tags:袁辉

文章评论